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龙虾养殖 > 文章

手无寸铁,唯有笔如刀

日期:2019-06-13

手无寸铁,唯有笔如刀

  今天我看了一部分作者留下的文字,心中共鸣强烈,从久远时期起,我便明白,我是注定要为批判文学而生的,我的骨子里流着一股不甘妥协的血液,我的内心不允许我自己做一个浑浑噩噩的人,不能在世俗的强迫下苟且偷生,从而写一些无病呻吟的文字。

浏览过那么多贴吧和言论,我明白,许多人是生生被自己的双手掐住了喉咙,进而失去说话能力的。 有人说,对于这样的社会,我们不知道该做什么,做了又有什么用呢。 我想说,很多人都是这样,一开始的唯唯诺诺,不敢吱声,越不说话,便越不会说,到了后来,生生被自己喉中生出的毒瘤所阻塞,再也说不出话来!我们在为别人争取权利的同时,就是在为自己争取权利!伏尔泰说:我不同意你的观点,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。

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被其他人扼杀话语权的同时还要保持沉默,沉默,注定消亡,注定覆灭。   嘲讽的人说,年轻气盛,不懂明哲保身,愚蠢至极。 我想,那些心中不敢言、不敢怒的人,不过是一种虚假的自我麻醉,装睡乎装睡乎?焉能长久安然无恙否?你以为此刻怯懦、逃避,掌握权柄、力量的人就会发慈悲么?错了,对于一个懦弱到说不出话来的人来说,他唯一的祈求只是求权力者下手轻一点!但可以不必停下来!敢问,权力者便会因此而收手么?呵,可笑,他们只会变本加厉,越  是懦弱的人,越要把你往死里整,越弱小,便越要欺凌,这难道不是自然界自古以来的法则么?谁心里不是这样想?遭遇侵略的时候,不奋起反抗反而求饶割地,就会让进攻停止么?呵呵,再一次笑倒,这恐怕是要步慈禧的后尘了,然而继续下去,便是重演第二场大天朝的悲剧。

  胡适说过:争你们个人的自由,便是为国家争自由!争你们自己的人格,便是为国家争人格!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!对待权贵,便一副跪地求饶的姿态,奴性何日根除!?遇到地位比自己低的人,便不可一世,一副丑恶大主子的模样;稍微比自己地位高的人站在面前,膝盖便失去了支撑的力量,一倒永逸;不自傲,便自卑,何日能摆脱人格分裂的局面?就是连动物也不至于到此地步!看到身边一些和我同样年轻的人们正已经被旧思想渐渐同化,每当这刻,我心里便万分的悲哀,未来只应是我辈的未来,何苦要抛弃自己优良的品性去屈服一些世故的东西?!我是该为你们的成熟感到欣喜,还是该为你们的世俗而感到悲哀?价值观的扭曲塑造了一批预备继续扶持腐朽制度的蛀虫,而有些,正是我们新生代的力量。 靠什么不如靠关系,就连单纯的同学关系也被玷污得看不清底色,这是何苦?时代教会了你们圆滑世故,却唯独没有教会你们坚守信仰的能力。 只要是能呼风唤雨的东西,便能使任何人瞬间变卦,趋炎附势,唯利是图,就连狗,也还会记得陌生人赏赐的一块骨头。

  每当我看到社会上的一些丑恶,心情总是久久不能平静,我知道我有话要说,而且必须说,这不是一个管不管闲事的问题,任何人都有知情权,当媒体掩盖事实,遮天蔽日之时,难道不应该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力么?话语权不容任何人了剥夺。 再者,你不能说你不同意对方的观点,便要生生扼杀对方的话语权,而别人一反对你便是剥夺你的话语权,这算哪门子强盗逻辑?真是一巴掌都拍脸  上来了,还不会吆喝一句,你这嘴是长在你脚后跟么?  愚昧无知的人通过贬斥激进者幼稚来体现自身的"明智",位高权重者通过剥夺反抗者话语权来维护自身的权力地位,而躲在后面看戏的看客们昏昏欲睡,殊不知自己正睡在集中营里!如果说明智就是要以其昏昏,使人“昭昭”,那我宁愿一辈子活在无知中。

奴性不除,未有明日。

  敢言,敢怒,才算清醒;要是别人都一巴掌拍过来了还毫无反应,那与空皮囊何异?活着,更要清醒地活着。 手无寸铁,唯有笔如刀。   (若隐/)。

蛋鸡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www.401274.com蛋鸡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.